石州慢·寒水依痕

[宋] 张元干
寒水依痕,春意渐回,沙际烟阔。溪梅晴照生香,冷蕊数枝争发。天涯旧恨,试看几许消魂,长亭门外山重叠。不尽眼中青,是愁来时节。
情切。画楼深闭,想见春风,暗销肌雪。辜负枕前云雨,尊前花月。心期切处,更有多少凄凉,殷勤留与归时说。到得却相逢,恰经年离别。
分类标签: 宋词三百首 人生
【注释】:
本词是作者暮年离乡思归之作。在冬去春来,大地复苏的景象中,作者触景生情,在词中表达了自己内心深沉的思乡之念。
“寒水依痕”之句,点出了初春的时节,但这是利用杜甫的成句。杜甫《冬深》:“花叶惟天意,江溪共石根,早霞随类影,寒水各依痕 ”。后二句采纳杜甫《阆水歌》“正怜日破浪花出,更复春从沙际归”诗意。这里融诗景于词境,别有一番气象,而一“渐”字,加倍初春行将解冻的溪水增添一股新的活气。词人从迷茫开阔的景象中,感遭到蓬勃生机和暖和的春意 。“溪梅”二句用特写手法刻画报春的信息——梅花的凋谢。和煦的阳光照耀着统统,溪边梅树疏落的枝条上绽露出朵朵花苞,散收回迷人的清香,使人觉得无穷美妙。这是冬去春来的美妙意味,也是瞻望一年的最佳季节 ,然而这并不能引起词民气灵的欢悦,相反却萌生出离愁与苦恨。
“天涯”如下数句 ,由写景转入抒情。“旧恨”二字,揭示出词人郁积在心中的无穷的离愁别恨。“消魂”是用江淹《别赋》的诗句 :“黯然消魂者,唯别而已矣!”这里用设问的句式领起下文。“长亭”如下三句,进一层叙写消魂的景致。在那长亭门外,词人举目望去,映入眼帘的只是望不尽头的重重叠叠的青山。连绵起伏的山峦,犹如心中无穷的愁绪,恰是“吴山点点愁”,春日的景象,成为了犯愁的时节。
下片换头“情切”二字,承上转下。词人宕开笔力,由景物描写转而回忆往日夫妇之情。如今虽然离别远行,但绵绵情思却是割会赓续的 。“画楼”如下三句,虚景实写,设想闺人独居深楼,日夜思念丈夫,久盼不归,渐渐地形体消瘦上来。紧接着“枕前云雨”,借用典故暗射夫妇情意。宋玉《高唐赋》序中说,楚王梦中与神女相会高唐,神女自谓 :“旦为朝云,暮为行雨,朝朝暮暮,阳台之下 。”后指男女欢合。这与下句“尊前花月”,都是写夫妇间共同的甜蜜生活。
但因为离别在外,枕边之欢,尊前之乐,都可想而不行及 。词人内心所殷切盼望的,是回来与亲人相见,诉说在外边思家时心底的无穷凄凉孤独的情味 。“心期切处”三句所写,是自己的离愁,与上“画楼”三句写家里人的别恨构成对照。彼此愁思的发生,同是因为“孤负”两句所说的事实而引起。如许写虽是分写双方,实际上却浑然一体,词笔前后回环呼应,十分来谨严过细。歇拍“到得再相逢,恰经年离别”紧承上句“归时”。言到等归来重见,已是“离别经年”了。言下对付此别,抱憾甚深,重逢之喜,犹似不能互相抵触。写别恨如斯夸大,宋词中亦少见,并非无故。
这首词作由景入情,脉络分明,从表象上看,似乎仅仅抒写夫妇间离愁别恨 ,但词中利用比兴依靠,确切寓寄着更深一层的思惟感情。《蓼园词选》中说:“仲宗于绍兴中,坐送克铨及李纲词除名。起三句是望天意之回 。‘寒枝竞发’,是望谪者复用也。‘天涯旧恨’至‘时节’是目断华夏又恐不明也 。‘想见春风消肌雪 ’,是远念齐心者应亦瘦损也 。‘负枕前云雨 ’,是借夫妇以喻同伙也。因送友而除名,不得已而托于思家,意亦苦矣。”
自常州词派夸大借词有所依靠以来,后世评词者往往求其有无依靠。从张元幹后期遭受压抑不平的环境来看,在南宋朝廷屈辱求和。权奸当道而主战有罪的险恶的社会环境里,他的内心有着难以明言的苦衷,故词中“借物言志 ”,寄意夫妻之情,黄蓼园所云并非纯为主观臆断,但如斯分解,恐怕就难免有穿凿附会之嫌了。
友情链接:量海科技新闻网  江苏记者网  商职财经  中国艺术网  智能科技资讯网  江昊学生科技网  商业评论网  机电工程师网  梅花表维修网  西安市第八十二中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