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军九日思长安故园

[唐] 岑参
强欲登高去,无人送酒来。
遥怜故园菊,应傍战场开。
[注释](1)九日:指九月九日重阳节。(2)登高:重阳节有登高赏菊饮酒以避灾祸的风俗。

[译文]九月九日重阳节,我勉强登上高处远眺,然而在这战乱的行军途中,没有谁能送酒来。我心情沉重地遥望我的故乡长安,那菊花大概傍这战场凋谢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唐代以九月九日重阳节登高为题材的好诗不少,而且各有特色。岑参的这首五绝,表示的不是一样平常的节日思乡,而是对国事的忧虑和对战乱中国民疾苦的关切。外面看来写得平直朴素,实际构思精巧,情韵无穷,是一首言简意深、耐人寻味的抒情佳作。

  这首诗的原注说:“时未收长安。”唐天宝十四载(755)安禄山起兵叛乱,次年长安被攻陷。至德二载(757)二月肃宗由彭原行军至凤翔,岑参随行。九月唐军收复长安,诗可能是该年重阳节在凤翔写的。岑参是南阳人,但久居长安,故称长安为“故园”。

  古人在九月九日重阳节有登高饮菊花酒的习俗,首句“登高”二字就紧扣题目中的“九日”。劈头一个“强”字,则表示了诗人在战乱中的凄清景况。第二句化用陶渊明的典故。据《南史·隐逸传》记载:陶渊明有一次过重阳节,没有酒喝,就在宅边的菊花丛中独自闷坐了很久。后来正好王弘送酒来了,才醉饮而归。这里反用其意,是说自己虽然也想勉强地按照习俗去登高饮酒,可是在战乱中,没有象王弘那样的人来送酒助兴。此句承前句而来,衔接自然,写得明白如话,使人不觉是用典,到达了前人提出的“用事”的最高请求:“用事不使人觉,若胸臆语也。”(邢邵语)正因为此处巧用典故,所以能引起人咱咱们种种的联想和猜测:构成“无人送酒来”的原因是什么呢?这里暗寓着题中“行军”的特定环境。

  第三句开头一个“遥”字,是渲染自己和故园长安相隔之远,而更见思乡之切。作者写思乡,没有泛泛地笼统地写,而是分外夸大思念、怜惜长安故园的菊花。如许写,不只以个别代表一样平常,以“故园菊”代表全体故园长安,显得形象鲜明,详细可感;而且这是由登高饮酒的叙写自然睁开而来的,是由上述陶渊明因无酒而闷坐菊花丛中的典故引出的联想,具有重阳节的节日特色,仍贴题目中的“九日”,又点出“长安故园”,可以或许或许说是切时切地,紧扣诗题。诗写到这里为止,还显得比较平淡,然而如许写,却是为了逼出关键的末了一句。这句承接前句,是一种想象之辞。本来,对故园菊花,可以或许或许有各种各样的想象,诗人别的不写,只是设想它“应傍战场开”,如许的想象扣住诗题中的“行军”二字,结合安史之乱和长安被陷的时代特色,写得新巧自然,真实形象,使咱咱咱们仿佛看到了一幅鲜明的战乱图:长安城中战火纷飞,血染天街,断墙残壁间,一丛丛菊花依然寂寞地凋谢着。此处的想象之辞显然已经打破了单纯的惜花和思乡,而依靠着诗人饱经战争忧患的国民的同情,对早日平定安史之乱的渴望。这一结句用的是叙述语言,朴实无华,但是寓巧于朴,余意深长,耐人咀嚼,顿使全诗的思惟和艺术地步出现了一个飞跃。

  (吴小林)

岑参

岑参(约715-770年),唐代边塞诗人,南阳人,太宗时功臣岑文本重孙,后徙居江陵。岑参早岁孤贫,从兄就读,遍览史籍。唐玄宗天宝三载(744年)进士,初为率府兵曹参军。后两次从军边塞,先在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掌书记;天宝末年,封常清为安东南庭节度使时,为其幕府判官。代宗时,曾官嘉州刺史(今四川乐山),世称“岑嘉州”。大历五年(770年)卒于成都。

岑参工诗,长于七言歌行,代表作是《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》。现存诗三百六十首。对边塞风光,军旅生活,和少数民族的文化风俗有亲热的感受,故其边塞诗尤多佳作。作风与高适相近,后人多并称“高岑”。有《岑参集》十卷,已佚。今有《岑嘉州集》七卷(或为八卷)行世。《全唐诗》编诗四卷。

相干作者
友情链接:文山民族新闻网  广州教育新闻网  华人新闻信息网  养殖致富网  蚂蚁视觉创意网  日红宝理财网  物联网之家  旭升画报网  节能环保新闻网  冠熙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