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莎行 春暮

[宋] 寇准
春色将阑,莺声渐老。红英落尽春梅小。
画堂人静雨蒙蒙,屏山半掩余香袅。

密约沉沉,离情杳杳。菱花尘满慵将照。
倚楼无语欲销魂,长空黯淡连芳草。
【注释】:
阑:残,尽。
红英:红花。
屏山:屏风。
杳杳:深远无边际。
菱花:镜子。
销魂:形容极度伤心。

【评解】

这首词即景写闺情,上片描画暮春季节,微雨濛濛,寂寥无人的景象。下片写两地
音书隔绝,闺中人倚楼远望,只见芳草连天,阴云蔽空,心中更觉忧郁愁苦。词风婉丽
凄恻,清新典雅。

【集评】

靳极苍《唐宋词百首详解》:这首词也是依靠之作。倚楼少妇比自己,所望密约者
为朝廷。依本传所载,更以为罢知青州时所作。但无佐证,谨附此意供参考。
《唐宋词选注》:《四库提要》称寇凖的诗作“含思凄惋,绰有晚唐之致”。“含
思凄惋”,亦可用来评他的词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宋人胡仔寇准“诗思凄婉,盖富于情者。”这一评语,用以评析寇准的词作也是恰当的。这首闺怨词便表示了上述艺术特色。词中以细腻有致、沉郁多情的语言,以写景起,情由景生,又以写景结,以景结情,将暮春时节一名闺中思妇怀念久别远人的孤寂情怀抒写得委婉动人。全词情景交融,意境浑然,作风清新,语言晓畅,可谓闺怨词中的佳作。
上片起首三句写暮春残景,首句是概括性的叙述,第二句是写耳中所闻 ,第三句是目中所见。这三句,营建出衰残、迟暮的情致,为写女主人公的伤春情怀制作了气氛。
接着由室外景转向室内来,由写景转到写人。衡宇是华美的,此刻静无人声,但觉细雨濛濛;屏风掩住了室内景象 ,只见那尚未燃尽的沉香,余烟袅袅。
这因此“余香袅袅”来衬托室内环境的静这两句,含蓄地写出了女主人公对付远人无结果的、渺茫的等待。
过片写女主人公在落寞失望中,又一次回忆起往日依依惜别时那私下的约言,然而对方不停音信杳然。
这两句,把女主人公那种深以往昔恋情为念的内心情愫,深沉地表达进去了。“菱花尘满慵将照”,写女主人公懒于对镜梳妆,镜匣很久不打开,那上面都积满尘土了。这三句连贯直下,把她为情所苦,但却决不负情的心愫 ,颠末过程句句加深 ,层层加重的复叠手法 ,表示得沉挚凝炼 。结拍写女主人公心情极度难过,似乎魂都为之“销”,于是去倚楼望远,可是这时候眼睛所能望见的,只是长空暗淡、芳香连绵。而翘望着的那小我,却不停不见归来!这两句以写景收束全篇,余韵无穷。
这首伤时惜别之作 ,写翟墼勖情思绵绵,凄婉动人。
词中虽然先写景后写情,但景中也是寄寓深情的。全词于字里行间处处跃动着抒情女主人公对付红英落尽、芳歇春去的感伤与惋叹,流露出一种美人迟暮、青春易逝的惆怅之情,读之令人销魂。

寇准

寇凖(961年—1023年10月24日),字平仲,汉族,华州下邽(今陕西渭南)人。北宋政治家﹑诗人。宁靖兴国五年(980年)进士,授大理评事、知归州巴东县,改大名府成安县。累迁殿中丞、通判郓州。召试学士院,授右正言、直史馆,为三司度支推官、转盐铁判官。历同知枢密院事、参知政事。后两度入相,一任枢密使,出为使相。乾兴元年(1022年)数被贬谪,终雷州司户参军。天圣元年(1023年),病逝于雷州。

皇佑四年(1053年),宋仁宗诏翰林学士孙抃撰神道碑,谥“忠愍”,复爵“莱国公”,追赠中书令,仁宗亲篆其首曰“旌忠”。故后人多称“寇忠愍”或“寇莱公”。寇准善诗能文,七绝尤有韵味,有《寇忠愍诗集》三卷传世。与白居易、张仁愿并称渭南“三贤”。
相干作者
友情链接:摩托车配件网  德利社出版广电总局  无锡教育新闻网  广州美容在线学习网  大众健康网  宠物资讯网  聚生IT新闻网  中国智能建筑网  天成资讯网  车米长安汽车网